剥线钳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剥线钳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黑客的暴利生意没有信仰只有丧心病狂

发布时间:2020-03-10 11:32:48 阅读: 来源:剥线钳厂家

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

2011年12月21日上午,有黑客在网上公然了中国最大的开发者社区CSDN网站的用户数据库,600余万个注册邮箱账号和与之对应的明文密码泄漏;12月22日,网上接着曝出人人网、天涯、开心网、多玩、世纪佳缘、珍重网、美空网、百合网、178、7K7K等知名网站的用户账号密码遭公然泄漏。

可谓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范围的据业内人士说,此次事件突破了以往黑客界的底线:只夸耀比技术或挣点小钱,不流传不散布。用户信息泄密事件,再次让大家对黑客以及其背后的隐蔽的产业链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以下为一个黑客的口述。

盘下一家肯德基的教主

那个靠做黑色产业发家,后来洗白,花800万元盘下一家肯德基店的人,我们叫他教主。

教主是海南人,1987或1988年出身,身材瘦小,皮肤偏黑。他年纪虽然小,但是舍得花钱,很大气,做事也很老到,2004年左右(16岁)看他跟人打交道就非常成熟,很难想象是什么情况造成他这类性情。

2003年年底,我加入了一个QQ群,那个群当时在技术性入侵领域很有影响力,无数人想进入,可以说是一名难求。群里的聊天记录每天能有3000页,大家都非常纯真,纯洁是为了交换技术。2004年,教主可能在黑客基地报名学了点简单的东西,但是学得又不太明白,他进入了这个群。在群里,我亲眼见他和群主讨价还价买卖17173(一个游戏门户网站)的权限,群主开价700元,教主说我就500元,一年半以后,同一个权限有人开价15万元购买。

那个时候,大家都没想到靠17173的权限还能赚钱,说白了,其实就是取得网站控制权,挂马,然后取得用户账号密码去网游《传奇》、《魔力宝贝》里盗号。后来我找人打听了一下,教主这单可能赚了两三万块钱。

教主真正开始立业,是在2004年时去做中国台湾的游戏市场,他是先行者。他自建渠道,跟台湾当地人合作,在盗取网游账号后,由当地人负责卖游戏设备,交易的钱被汇入当地人用假身份证开的账户里。从2004年下半年到2005年上半年,教主在台湾赚了估计能有500万元。台湾人被搞怕了,后来很多网站都制止大陆人访问。后来教主又去做韩国和美国的游戏市场,等到他2008年洗白那会儿(20岁),赚了绝对不少于2000万元。他是一个很高调的人,常常在群里说他去哪一个国家玩了,买了多少栋房子,买了甚么车之类的。

教主的技术其实不高超,但他有商业头脑。不从技术角度动身,纯讲入侵水平,国内黑客一直都不弱于世界顶尖国家,可能比美国、俄罗斯还要强,中国人能算计,在入侵思路方面比较聪明。

我亲眼见过一个例子。2004年年底,有个黑客端着笔记本电脑进了一家五星级酒店,第二天他出来的时候,电脑里存着这家酒店所有的客户数据。这是酒店竞争对手给他下的单子把客户都抢过来。从谈判到见面交易我都陪他去,后来这批数据卖了129万元。

还有一件事也是我亲眼所见在电商网站抢单。长沙有一帮人,在各大电商网站的数据库里装后门,实时在本地更新数据库或直接进入电商网站后台看数据。他们一般挑货到付款的顾客,只要1看到有人下单,立马在最短时间内发货,动作比电商网站的物流快,冒充该网站让顾客签收。等顾客下单的货真正到的时候,他肯定就拒收了。这伙人专挑服装、成人用品、减肥用品这些出货量大的品种,每一个网站偷三五单,网站很难发现。但他们在四五十家网站偷,一年下来净利也有2000多万元。

比这更黑的生意是通过网银或信用卡偷钱,但也更危险。很少有人敢在国内做,我之前有两个手下由于做这个,现在还在牢里待着。我知道有个人在澳大利亚偷中国国内的网银,他雇了一些台湾人和香港人来大陆,每一个月付他们1万块钱,让他们帮忙取他从他人网银账户里转过来的钱。他曾截过一张图给我看,那是他弄到的一张银行卡的打款记录,卡主人每一个月的打款金额都在1000万元左右,我记得很清楚有一笔是打给台湾一家唱片公司的,备注里写着周杰伦演出费。银行的U盾有没有用我不知道,我自己用的是工行网银,之前我实验了一下,最少一代U盾算法不强,是可以复制的。据奇虎360统计,国内仍有83%的网站存在漏洞,34%为高危漏洞。]

网上流传赚5000万元的黑客我没见过,但赚1000万元的很多,我在北京有很多这样的朋友,他们大多没有正经工作,也不出名。但说句实在话,他们都是打工的人,这条产业链上真正的大鱼是渠道商。有人给渠道商下单了,他们就会雇一些人来找黑客谈价钱,这都指不定倒几次手了,惋惜我没有接触过渠道商。

中国黑客在韩国闹得也很利害,韩国现在被弄得比台湾当年还要草木皆兵草木皆兵。我手里有4000万韩国网民的数据(2011年韩国人口总数5051.5万),而且他们实行实名制。

黑客圈生态

我是上大学以后接触黑客圈的。我遇到了很多拿个简单工具到处攻击的菜鸟黑客,我在研究他们的同时对黑客技术也有了些兴趣,心想不过如此,以后我就开始自己下载工具,给他人装个木马闹着玩,吓唬吓唬对方。再往深里研究,我渐渐接触到了一些扫描器、入侵工具,自己也到处看一些相干的原理,由于我大学读的是数学,跟计算机关系比较大,一年以后,我差不多把入侵需要的东西全学会了。那时候我就算是圈里人了,每天跟一个小团体在一起探讨技术。

后来,有一个叫孤独剑客的人开了一个网站黑客基地,我就去聊天室里当讲师,给他人做VIP培训,讲入侵,每周一节课,他们一节课给我200块钱。那个时候也没有甚么法律观念,每节课都拿他人的网站做实验。比如这节课我要讲这个漏洞,我就去找符合条件的网站,先把漏洞留好,讲课的时候现场入侵,一步步解说,工具发下去以后再把步骤说一遍。当时祸患了很多网站,我印象里有网易的分站。

但实际上入侵靠的是经验,灵活应对各种情况,比如快速判断这个地方会不会出现弱口令、有没有验证等。技术手段说白了,如果每天学的话,两三个月足够。现在高明的攻击手都不会那末累,他会使用社会工程学的一些方法,比如他通过跟你聊天知道了你们公司的部门组成,如果你们是按部门排坐位的话,他接着就能推算出你们的网络构架,他的攻击能变得更加精准;再比如他通过挂马取得了你们老板邮箱的账号密码,他用这个邮箱给你们的同事发1封邮件,要求取得网络管理员的账号密码,基本员工都会中招。固然,技术高超的攻击手能解决一些更复杂的问题。

发掘漏洞的人是我最佩服的,由于他直面系统。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枯燥、我看见就想吐的活儿。圈里着名的一名发掘者,三个月不出门,全吃方便面。所以善于发掘漏洞的人都不善于入侵,由于他没时间。

黑客圈其实也是拼人脉的,由于得拿到漏洞才能由程序员去制作入侵工具,你人脉广,才有人愿把漏洞送给你或跟你交换。圈里把没公布的漏洞叫0DAY,如果恰好遇上这个网站有0DAY漏洞,或许我1秒钟就能把它搞定。一个0DAY漏洞能换50个普通漏洞,拿去卖市价可能有几十万元,还有一些女黑客为了骗0DAY漏洞宁愿跟人上床,所以圈里人也把我们这个圈叫娱乐界。

我在黑客基地讲了半年课,技术提升比较快,由于给他人讲东西自己得先会,一些之前没注意的东西,在讲课的进程中重新学习到了,渐渐地我在圈里有了些名望。大学最后一年,我想赚点钱,恰好有人给我下单子,让我去一个全国性网站挂马。他收我信封(一个账号加一个密码叫一封信),1封一块钱,我一周大概有700-800元的收入。然后,他拿这些账号密码去《传奇》里面撞库盗号。

@爱极客:#快讯#【年度了 请善待程序员 圆通新浪等网站被黑】据QQ群报,圆通速递、新浪教育被黑,目前黑马仍然可以访问,同时留下just for fun等字样。竟然有人回复:尼玛风声紧,你们就不能低调点?

2004年,我从河南、安徽、广东、辽宁一共凑了9个人组成工作室,我们租了个100平方米的房子弄成上下铺,两个带媳妇的住两间,剩下5个人住单间。我们分头去攻击网站,靠得来的账号密码去网游里盗号。我们中有人能挖浅显的漏洞,但系统漏洞挖不了,写程序的也不多,入侵工具我们宁愿去买,稳定性比自己做的好些。我们当时还特地分出来一个女生管后勤。

2005年左右,我不太想做这个了,圈子里其实很多人都在偷偷摸摸地做,但都不好意思说出来,怕他人鄙视,说你怎样玷污了我们的精神?那个时候大家还信奉有甚么东西就得公布出来同享,入侵一个站点大家一起玩。其实我自己也是那种很纠结的心理,弄技术的还靠这个赚钱?但后来发现,都他妈有人赚几百万了,我想一想,还是偷摸着回去弄吧。

黑客产业在2006年的时候最凶悍,国内国外都凶悍,韩国、巴西、越南的网游市场都被中国黑客弄过,我记得我还弄过马来西亚的。后来有个国内网游公司的工作人员跟我说,马来西亚市场运营得不怎么好,自从某月被批量盗号后就不行了,我心想这事儿我多亏没跟你说。马来西亚代理公司的老板给我打电话,说我每一个月固定给你钱,你别弄我们了,我们也快不行了??那时候法律还没管到这块,他抓不了我。

我做这行属于断断续续的,比如这个月赚了50万元,那我就出去玩,花光了回来再做,如果按全工作时算,前后可能也就干了3四个月,加起来也就赚了200来万元。这类钱花得可真快,动动鼠标就得到的我不会珍惜,我和女朋友出去玩都是住五星级酒店,有时候懒了常常跨省打车。

后来我女朋友说,我们要结婚了,你别干这个伤害人的事情了,因而我就完全退出了。

没有信仰,只有丧心病狂

从中国有黑客开始,我就开始接触到一些网站的用户账号密码库,它们明文保存密码,真是脑残的行动。但之前我都是乱扔,新浪、天涯的我都直接删了,心想哪有硬盘存这些东西,那时候没有远见能看到这些也是能卖钱的。

中国黑产圈子里的人有些丧心病狂了,讲道义、讲信誉的人很少,大家都没有信奉的规则,明的暗的都没有。中国为何没有维基解密?由于大家都没有信仰再加上文化程度低,很多人连世界观、价值观都没了,当他们碰上法律不健全、看似自由的网络世界,这个圈子能变成甚么模样可以想见。

当年我做黑产的时候,常常几个人在一起讨论:哎呀,真腐化啊,我们干这个!但年轻人,没有那么多是非观念,我们乃至在盗取一个网游账号后会这样安慰自己:又解救了一个网瘾少年!

我现在也没什么理想和信仰了,之前还会有一种精神,想在中国黑客圈占有一席之地,我分享一些东西,让大家觉得你此人值得尊重,我会有一种成绩和满足感。但是2006年以后,这个世界就变了,从业者增加了,我现在认识的这些人,基本都是在2005年之前就接触过,2005年以后才进入的,我一个都不认识。

CSDN树大招风,它的数据库当年人手一份。今年年初我开始成心搜集能接触到的各个数据库,想着以后还能写本书,证明自己当年也牛逼过。当时有人想50万元预订我这些库,我说不卖,我知道你想干吗,不就是写个程序然后找网游挨个盗号嘛。所以这次账号密码大规模泄漏,还代表着新一轮的网游盗号狂潮要到来。

我还是怀念当初的那种日子,去名人的邮箱、网站看看,在群里贴贴王力宏的ICQ聊天记录,能知道他人不知道的信息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。

成都到曲靖物流货运专线价格

成都到巢湖物流

成都到黄山物流专线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