剥线钳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剥线钳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母亲离世父亲重伤在床直面流言她欲弃学救父文章库玉林新闻网

发布时间:2020-03-04 12:36:13 阅读: 来源:剥线钳厂家

秦凤英的父亲在医院接受治疗

玉林新闻网-玉林晚报讯(记者 赵劲松) 这个暑假对于大多数已获知成绩的准大学生来说,无疑是轻松愉快的好时光,但对于博白县博白镇的秦凤英来说,高考后的快乐被定格在了6月21日晚,在她的记忆中,自那晚起,除了母亲的死亡,就是躺在重症监护室里不能动弹的父亲。目前她生活的味道,除了酸咸,就只剩下医院的药水味儿。

厄运天降父母遭遇车祸

秦凤英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到博白县人民医院,隔着重症监护室的门玻璃往里张望躺在病床上的父亲,她希望有一天能看到,父亲睁开眼睛坐起来。从6月21日到现在,就这半个多月的时间,她先后经历了高考的洗礼、母亲的突然离去、父亲重伤在床还有无休止的流言蜚语和白眼。

如果不是突然来袭的那场车祸,秦凤英的生活与现在完全不一样,她离大学的门槛已经很近了。

6月21日晚11时许,秦凤英和同学在网吧里查高考成绩,分数不是很好但能上本科线。同学的手机响了,接通后递给她,手机里传来的声音让她浑身冰凉:你父母遭遇车祸,双双在医院抢救。随后,她在同学的搀扶下,跌跌撞撞地往县人民医院赶去。

在医院里,秦凤英并没有见到自己的父母。从旁人的嘴里,她了解了事情的大概。6月21日晚,其父母拿着荔枝,骑摩托车到径口镇走亲戚,在金榜村入口处转弯时,摩托车被迎面而来的一辆大货车拦腰撞上,其母被撞飞出5米多,父亲也被撞倒在地,口吐鲜血。

母亲离世父亲重伤在床

一个亲戚叫我回家拿几件母亲的衣服,我还很高兴,以为母亲伤势不重。秦凤英说,6月21日当晚,父亲就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,而母亲只在普通的抢救室,她以为母亲只是受轻伤。22日上午,她回家拿母亲的衣服,走到村口时,一位邻居叫她坚强些,随后告诉了她母亲的死讯,她只觉得天旋地转,几乎站立不稳。

母亲没来得及了解女儿的高考成绩就突然离世,没给姐弟三人留下最后一句话。在众多邻里的帮助下,秦凤英简单料理了母亲的后事,她还来不及擦干眼泪,就得把全部精力转向重症监护室里的父亲。不敢睡觉,一闭上眼就看到妈妈。在母亲刚离世的那几天,秦凤英没有睡过觉,想起父母眼泪就止不住,每天眼睛都是红肿的。@@@

直面流言她欲弃学救父

料理完母亲的后事,秦凤英就没再回过家,每天在医院和外婆家来回奔忙。每天数千元的医药费惊人,肇事司机除了给她家9500元外,就没再能拿出一分钱。秦凤英找到了家里唯一的存折,20000元存款才几天就花完了,为了给父亲治疗,她卖了家里的耕牛、牛犊和值钱的家产。但父亲的伤势仍然没有好转。

没了妈妈,我不想再失去爸爸。秦凤英说,最小的弟弟刚参加完中考,家里不能一个大人都没有,她要想尽一切办法救父亲。为了筹钱给父亲治疗,她把家里的遭遇告诉了同学们。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还有乡亲们都伸出了援手,为她捐得9000多元爱心款,还想各种办法帮助她。

对这一切,秦凤英都牢记在心,她把同学和捐款的好心人的名字、数目记在一个笔记簿上,每天看上几遍。然而,一些流言蜚语在医院传开,有人说她在骗大家的钱。为了能救爸爸,什么苦我都愿意吃。听到这种说法,秦凤英觉得非常委屈,偷偷抹过几次眼泪,然而想到不少热心人不留名的无私帮助,她又告诉自己要坚强。

7月4日,父亲病情恶化,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,秦凤英咬牙在上面签了字,她说现在她是家里唯一的大人。虽然已经填报了志愿,但秦凤英读大学的愿望没那么强烈了,就算等来录取通知书,我也还是要想办法救爸爸。秦凤英说,为了能筹钱让父亲康复,她宁愿放弃读大学的梦想。

烟台职业装制作

聊城制作工作服

济南制做劳保工服

滨州制作西装

相关阅读